玉羽仙妖 第八十六章 瑶儿的眼泪

2020-01-16 14:44:20 来源: 淮北信息港

玉羽仙妖 第八十六章 瑶儿的眼泪

墨瞳如此想着,不自觉的手下的琴音的节奏居然快了起来,初始只是瑶儿怏怏的撅着嘴退了下来。

只留下烟萝一人随着琴音的高高低低,飞速旋转。、

瑶儿看着烟萝身形旋转的如一道青碧色闪电无声的闪耀而过

不觉得对子逸道“哥哥,墨瞳这家伙搞什么鬼?”

子逸摇头微笑问道“刚刚跳的很好,怎么就停了下来?”

瑶儿委屈的撇了撇嘴“是琴音太快了,差点儿闪到腰了!”

“是琴音太快了吗?我怎么觉得是瑶儿你的舞艺生疏了呢?”一抹揶揄的笑自身后转来。

瑶儿不用转身也知道是谨言这个嘴坏的家伙,只不过平日里脾气暴躁和嘴坏的是自己,今日倒是要他逮到时机笑话自己了

瑶儿挺直腰板儿道“无香殿的结界想来是该重新设置了,怎地什么人都进得来!”

谨言原本很开心的加入子逸的与东华的小型聚会中,瑶儿的话却让他一时语塞,子逸轻声喝道“瑶儿,谨言是我请来的!这净水之内,只有他可以进出无香殿全无障碍!”

“哥哥你偏心,你的结界我都不可擅自进入,怎地他便能如此?”瑶儿不悦的白了谨言一眼

谨言却也不客气的大咧咧坐在东华的身侧,东华笑笑,为谨言斟上一杯酒来,酒香肆意,谨言不觉得咽了下口水“今个儿这是怎么了,连子逸都转了性子!这百花酿我都不知求了多少回,子逸怎么都不肯拿来给我!今个儿定然要不醉无归!”

东华豪爽的应和道“好,不醉不归!”一时间豪情万丈。

“今个儿酒水管饱,不过呢你若是被长老们发现贪杯的事实,莫要将我无香殿出卖了就是了!”

谨言笑着道“被长老们发现了,我定然要将你这净水的第一美男子搬出来救命的!”

“且,每次都连累哥哥为你受罚!”

“我哪有?”

“没有才怪!”

“瑶儿,我在你心里便如此不堪吗?”

“哼,我这样说已经很客气了!”

“好瑶儿。我不过是没有及时赶来而已,你不要生气嘛!”谨言的眸子里满满的温柔,让东华有些受不了的抖了一下

“你们两个打情骂俏的也换个地方好嘛?”东华话毕已将杯中百花酿一饮而尽。

瑶儿本要说些什么却被谨言拉住摇了摇头

“喂,你拉我做什么?”瑶儿不悦的甩开谨言的手

谨言混不在意的笑着道“你匆忙的发讯息要我来此可是来参加无香殿的聚会的?”

瑶儿有些迷茫的望着谨言“我哪有发讯息给你?”

“怎么没有。你明明传音给我的!你说有急事找我,不会忘了吧?”谨言哭笑不得,面对这个性子有些迷糊的瑶儿,他真是有些束手无策。

瑶儿一拍脑袋“原来如此!”

“什么原来如此?”谨言更加诧异了,怎么听不懂瑶儿说的话了?难道瑶儿是跟烟萝呆久了。也学会话中有话了?

“瑶儿你到底想什么,直接告诉我!”谨言的脸孔近在咫尺,因有些发急,眸子里晶莹透亮。

望进自己眸子里的那种眼神,有着瑶儿不敢正视的温柔,瑶儿尴尬的避开他的注视,将他推开一些

“你离我那么近做什么?”

谨言困惑的道“我若不离你近一点,怎么能随传随到!”

瑶儿的心因谨言的回答,漏跳了一拍“总是改不了油嘴滑舌的毛病!”

“好吧,是我不好。我不该对瑶儿仙子油嘴滑舌,这样好了吗?”谨言边说便拿起瑶儿的手打自己。

瑶儿哭笑不得道“你这是做什么?”

“谁惹了我们最美丽可爱的瑶儿仙子,我第一个不乐意!”

瑶儿嘻嘻的笑着“谨言你哪里像个净水上仙的样子!”说道此处已觉得失言,赶紧补了一句“对不起!”

谨言微笑着摇头“不需要说对不起,我的确不像净水上仙!可不管我是仙也好,妖也好,瑶儿在谨言的心里永远是最珍贵的瑰宝!”

谨言认真的表情让瑶儿心内一阵阵的难过,说不清楚的又高兴又酸涩的难过。

一滴晶莹的泪自瑶儿的脸上缓缓滑落,谨言笨拙的为她擦拭泪水,谁知却越擦越多“瑶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你别哭啊,若有人欺负你,我可以帮你出气。可你若伤心了,我会被你难过许多倍!”谨言说着已将瑶儿拥在了怀里。

瑶儿趴在他身上痛哭失声,第一次如此乖巧的如一只瑟缩的小兽。

子逸望着莲池另一侧,谨言与瑶儿相拥的身影,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

此时烟萝已舞到极致,脚下已有些虚浮。墨瞳却未有停下来的意思,连东华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暗自传音道“墨瞳,烟萝已经力竭了,停下来!”

墨瞳却似全情投入到乐音的美妙里,烟萝微微有些气喘,她有些微的困惑,不知为何墨瞳今日要如此抚琴,该是她很少听墨瞳抚琴,从前他们琴瑟合奏,也是自己抚琴,墨瞳吹箫的,可自他的琴音里她能深切的体会到他的悲伤。

只不过他从来都考虑别人的感受,今日却是为何不顾及自己的感受一个人奏的旁若无人。

子逸看着烟萝气喘吁吁却依然舞蹈的样子,不觉得轻喝了一声“够了!”

声音并不大,却足以让墨瞳醒了过来

琴音停下,烟萝这才苍白着脸孔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东华有些恼怒的冲着墨瞳道“墨瞳你怎么回事?若是这般一直弹下去,可是要和烟萝两人一起两败俱伤了!”

墨瞳有些微的茫然“我!”后面的话没有说,回头看了眼烟萝面上惨白的面色却是半点儿话也说不出了

子逸扶着胸口,安静的坐了下来“舞了这样久,我却总也看不够!”

烟萝尽量平复自己的语气回道“逸哥哥说笑了,那一次天界献舞,也是被逼无奈,其实那霓裳羽衣舞还是嫦娥仙子舞的更好些!”

东华啧啧道“你们两个一个巾帼不让须眉,一个外表柔弱,内心坚韧,各有千秋,不过呢,单就霓裳羽衣舞来说,还是烟萝舞的更好!”

“是啊,哪里有人比一只羽妖更会跳此舞的!”烟萝沉吟道,面上却无半点儿伤感,轻轻抬手,墨瞳身前的瑶琴化小,飞回到她的掌心。

烟萝将凤钗好好的插戴回墨发之上,却再也没有同墨瞳说上一句话。(未完待续。)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预约电话
贵州哪儿治癫痫好
辽宁治疗癫痫病费用
河南妇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