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接替光线成新丽传媒2东家皆大欢喜的交略

2020-10-18 19:06:31 来源: 淮北信息港

腾讯代替光线成新丽传媒2东家:皆大欢喜的交易

腾讯再次被爆“收割”了。继腾讯3月8日宣布对虎牙、斗鱼合计10.9亿美元的投资消息后,光线传媒于3月11日发布的公告显示,腾讯将以33.17亿元的对价持有新丽传媒27.642%的股分。

回顾近年来的市场表现,这可能是一笔三方皆获益的交易。对光线来讲,短短4年时间取得收益逾22亿元,新丽传媒经过多次IPO折戟后终究找到“靠山”;而腾讯通过本次收购,再加上此前的股份,成为新丽传媒的第二大股东,弥补了其在泛娱乐战略的一块短板。

笔者认为,这次交易的背后,或许是腾讯泛文娱战略与阿里大文娱战略的一次隔空较量。

2017年9月,光线传媒宣布合并猫眼微影,双方合并后的估值达200亿元;作为新猫眼股东的光线、腾讯,继续保持与淘票票背后的阿里在在线票务市场的对抗。

同时,在俞永福表示对淘票票的票补不设上限后,根据阿里影业的2017年年报的数据显示,阿里影业仍亏损超过10亿元;虽然其财报中泄漏的21亿元的营销费用没有明说是票补,但极可能触及高额的票补金额。

阿里影业虽然曾宣布去电影中心化,但恍如还没有放弃触及内容方面;一样,腾讯影业也存在内容方面的短板,那末,借此次加持新丽传媒股分,是不是是意味腾讯影业的其内容产出也将实现奔腾?或许是取决于腾讯是否是将继续增持新丽传媒,以及新丽传媒内容生产的活力在新架构下能否存续。

新丽传媒的内容创造力能否继续保持?

相对2007年时的公司范围,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可能也未曾想到,彼时唯一百万元注册资本的东阳美锦能发展到今天的范围。

梳理成长史后发现,新丽传媒的发展是一部贫血却不断输血的历史。2010年,王子文以48万元出资取得新丽传媒48%的股权;2011年经历除全部股东增资外,张嘉译、胡军及万达影视等进入的较大的股权变动。2013年10月,王子文将所持有股权中的27.64%股分以8.29亿元转让给光线传媒;对此,有外界人士当时认为光线传媒买亏了,交易溢价超500%。

同时,股东之一的王子文仅用3年时间,使得原出资的4560万元套现成9.2亿元离场;根据光线传媒的公告,初步测算光线将取得投资收益约22.66亿元。

此外,让股东取得丰富的回而一旦出现并发症报,也源于新丽传媒强劲的内容生产力。

2017年,新丽传媒输出了《情圣》、《悟空传》、《羞羞的铁拳》、《妖猫传》四部电影,总票房达39亿元,占2017年电影总票房559亿元的7%;也有《我的前半生》、《白鹿原》、《风筝》、《剃刀边沿》等评价较高的电视剧,和网剧《余罪》。

内容的精品化说明了以曹华益为首的决策团队对创作人才的重视。新丽传媒签约20余创作人材,通过员工持股平台(即签约方式)绑定了陈凯歌、刘进、宋晓飞等导演,编剧有申捷、马伯庸等,制片人有陶昆、陈红。同时,新丽传媒也重视引进人才,如2016年签下陈玉珊、刘进,签约费达1.36亿。

大手笔的投资换来了新丽传媒范围的迅速扩大。从2014年到2016年,其营收分别达6.55亿元、6.56亿元、7.45亿元,净利润分别达1.31亿元、1.17亿元、1.56亿元,而2017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达16.7亿元、3.4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电视剧生产投资回收期一般长达2年,而银行贷款期限多是为1年的短时间借款。如此,虽然新丽传媒与包括华夏银行在内的银行有借款协议,但仍无法满足其扩大的需求,为此新丽传媒曾在2012年发行中小企业债。

另外,新丽传媒自2014年开始正式涉足电影业务,一方面基于丰富内容板块的需要,一方面是出于电影投资回收期较电视剧短,大约1年。

尤其是为减缓资金压力,新丽传媒在2012年正式申请IPO,但前路曲折,前后最少又经历三次重新申请,都无果而终。

有业界分析人士认为,新丽传媒IPO受阻主要有两方面缘由,一方面是由于监管方面对影视控制较严,一方面是股东光线传媒与新丽传媒存在竞争关系。

对本次腾讯收购,新丽传媒大股东曹华益对外表态称应当不会再IPO了。固然,对老股东来讲,得到腾讯的接盘是个比较满意的结果。毕竟新丽传媒目前面对的现金流紧张、应收账款高等问题,对于腾讯来讲都不是问题;目前,腾讯对此次收购的表态比较乐观。

有分析人士认为,腾讯既有阅文集团的巨量IP,又拥有腾讯视频类型的大平台,新丽作为嫁接两者的桥梁,其内容生产的优势会得到放大。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新丽投入腾讯怀抱,虽然以后不差钱了,但原有的内容创作活力或许会遭到抑制。由于在腾讯体系之下,腾讯自然希望把阅文的IP多多发掘变现,但问题是这些IP与新丽传媒原有的内容储备标准之间能否相容。如果本来没有多大价值的IP,也许不符合新丽的传媒既有标准却被迫进入生产周期,长远来看或许会破坏新丽传媒既定的创作平衡状态。

实际上,新丽传媒与腾讯早有合作。2017年6月,内容输出表现平平的腾讯影业宣布获得《庆余年》在2018年以后的影视改编权;同年9月的年度发布会上,腾讯宣布与新丽传媒就《庆余年》的IP合作进行影视改编;随后,在2018年1月,上述计划5年制作周期的电视剧宣布开机,对标琅铘榜。

那末,这些IP的发掘潜力究竟有多大?毕竟此类网文离现实生活太远,能否激起社会大众的情感共鸣值得思考和验证。即便新丽传媒的内容制作能力再强,若在剧本方面没有进行传统的严格挑选,失败是可以预见的。

腾讯买买买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对腾讯来讲,成为新丽传媒的2股东,这笔交易仅是多年来繁多交易中普通的一笔。

据了解交易内幕的人士泄漏,实际上,阿里此前也曾就此交易进行接触,最后花落腾讯。一如腾讯一向的交易风格,决策非常快,且符合腾讯一般不控股的做法。

对接盘新丽股份,腾讯自然是希望补强其内容生产板块。腾讯旗下虽有企鹅影业、腾讯影业,但影视内容却没有太多重量级作品,而此次将新丽传媒纳入旗下,将原有的众多网文IP改编,并与新丽股份的内容生产及本身游戏板块结合,内容自制薄弱的现状一定将得到改观。如前所述,能否实现这一点,并不是有钱就可以了,让新丽传媒原有创作团队具有充分的自由发挥空间至关重要。

实际上,靠内容驱动的影视领域离不开周转的资金,有了资金也不意味着就能保证成功,阿里影业的电影业务几乎哑火就是例证之一。

一个疗程的复方鳖甲软肝片多少钱
宝宝奶粉过敏会自愈吗
中度肝纤维化吃什么药
对牛奶过敏的宝宝喝什么奶粉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