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笔成殇乱纸芳年

2019-07-14 06:45:52 来源: 淮北信息港

落花散尽离人语,孤雁垂吟脂泪清。

韶光轻逝裹思篘,独遗满襟沧桑韵。

——题记 文/夜临心寂

时光流逝,岁月如歌。静静地,荡漾在回忆的渡口,盘点着逝去的流年,残落一地的花瓣,犹如颠沛的青春般,只余下满襟的忧愁。多少遗憾与沧桑,包裹着枯黄的碎忆,缱绻于尘世的风声中,久久不曾散却。

当过往的寒风,带走那一世忧伤时,又是谁,徘徊在灯火阑珊处,起舞弄清,拨乱琴弦,渲染了我的眼眸?总是习惯在这样孤独的夜晚,拾起被遗落的记忆,携就一缕情思,感怀着过往的轻年。

漂泊几许,无尽感慨存于心间;昔日的笑颜,遗下的痕迹,又怎敌岁月轮回般的摧残,记忆再美,那也只能是曾经。回忆的长廊里,过往的容颜早已不复存在,昨日的喧尘,已然经不起忧伤的侵染,任惆怅蔓延,悲伤倾泄。

“一朝春去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跋涉于这条充满坎坷的人生长路上,孤独的我们总是以美的微笑,道着无谓的话语,演绎着这段注定要用泪水来洗净的铅华。

岁月辗转,红尘一梦。然而,当轮回的渡口,再已不复昨日的喧嚣,是否,我们会安静的选择遗忘?遗忘那旧时的美好,遗忘那逝去的时光。当生命走到尽头,或许我们会感怀,感怀这段如梦般的少年时代,感怀着这段残败的青春。

再多的无奈与不舍,终究逃不过似水年华的侵染,抵不过成为彼此过客的宿命。或许,这便是人生的无奈吧!匆匆别去的身影,只不过是轮回中的一个过客,一道风景罢了,不管你如何去挽留,如何不舍,他终究会随着时光的轮转,而渐渐地消逝在你的生命长河里。

只是不知,当若干年后,彼此徘徊于原来熟悉的地点,想起某段流年里的记忆时,是否还会记得,你的世界我曾经来过,只不过是以一个路人的身份,出现在你的生命中。

若说,生命是一杯陈年的米酒,那么我愿意,饮断衷肠,沉醉千载,永不醒来。怎奈,流连在记忆深处的孤影,只余下一丝寂寞的情怀,迎着清寒的风声,独自沉寂在此般冰冷的夜晚,然后,仰望深邃的长空,此间销魂,寂寞懂……

时光消散,梦里依稀。思念的渡口,只余下无尽的哀愁,翻开记忆的扉页,又有多少无奈藏于其中。是否还会记得,那些风逝在时光的轮回里,飘荡了多年的歌谣,曾经唱尽了多少游子的心扉。

红尘若梦,岁月蹉跎。当逝去的种种,已然在岁月的风声中老去,独留一抹残骸,待以祭奠过往的时光。岁月慢慢的流,时光轻轻的走,而今,我孤单的身影,早已披上了寂寞的外衣,不知疲倦的游荡于昨日的旅途。

辗转于人生这条路途上,或多或少,我们都要忘却一些人、事,那一段段如风般的过往,谱写了我多少锦瑟的年华,诠释了我多少沧桑与无奈。

若说,青春是一首无声的歌谣,那么,我又为何会跳起寂寞的舞?难道是我演绎的太真,忽略了现实的束缚;还是,忧伤的情怀,早已被寂寞更替了主题。

花样的年华,如梦般的青春,洗净的尘埃,犹如残落的花瓣,散却了无尽的柔情;假若说,生命里注定要背负遗憾的愈痕,那么我愿意,让过往的寒风拂尽轻年的碎忆,还我一段完整的华年。

执笔成殇,乱纸芳年

原创QQ:570830735

那些是有效的性功能障碍预防方式
黑龙江男科哪家医院好
云南治癫痫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