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算得上是一个真的平台吗

2019-05-14 23:52:56 来源: 淮北信息港

2015年春节邻近,和支付宝两头大象大战红包之余,一不小心将小蚂蚁易云音乐也顺带踩在了脚下。运用在封杀易云音乐以后,有意思的是易方面的表态:我们没什么缘由好抱怨的,毕竟那是人家的地盘。

地盘和山头一样,都是好斗的雄性动物们标示边界的地方,这种用生命体液涂抹的警示牌常常是威慑效果大于实力比拼:警示对手一旦进入,或格杀勿论,或者双方 将面临一场生死搏斗。有人对连续将支付宝、虾米音乐、天天动听和易云音乐阻挡在地盘外的的霸蛮做法表示愤慨时,开始责问,马化腾说好的开放平台 呢?

对于这样的吐槽,我不想用太Simple、太天真来形容。在这样天真可爱的质问之前,我们有必要澄清:真的是一个平台吗,还是依旧像当年那样、只是一个转移到了移动端信息分享运用的利润丰厚、独孤深锁的高墙围城?一个精心伪装的平台而已?而在红包大战以后,BAT之间为何还将热衷一轮又一轮的相互封杀?

的(jia)平台策略

还记得2011年11月3日小马哥作出的那个艰难的决定吗?

这 一年奇虎360杀毒工具主动挑战,扮演的是一幕小哪吒大战海龙王的戏法,腾讯不堪这种羞辱,才有了马化腾情急之下作出一个艰难的决定、让用户 在360和之间二选一的昏招。自此,腾讯痛定思痛,开启了其再造腾讯的开放平台战略。近几年来,马化腾将自己团队想做但没做好的产品悉数剥离, 要么直接关门,要么卖给自己的合作伙伴而摇身一变成投资人电商业务腾讯拍拍和易迅卖给了京东;搜索业务腾讯搜搜卖给了搜狗,腾讯自家院子里留下的, 除了和这两座高耸的围墙外,仿佛只剩下游戏和媒体业务这两大块资产了。

(并非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开放平台,在如何保护腾讯自身的垄断利益方面,它与的血缘传统是一脉相承)

如 果说当年PC端的运用是一个百分之百的腾讯帝国,仿佛一点都不为过。8亿的活跃用户从游戏、资讯、搜索、交友、文娱、购物、聊天到发送邮件, 都是在的深宅大院里全部搞定。以2013财年为例,腾讯600多亿人民币的总收入中,以络游戏为主营业务的收入高达近450亿元,毛利率超过了 50%(326亿元),净利润率也接近33%(192亿元)。在阿里巴巴上市之前,腾讯长久以来是国内市值的互联公司(市值超过2000亿美 元),公司自2004年上市后,股价10年间翻了150多倍!虽然像搜索和上购物这样的业务腾讯一直没有做起来,但是为了标示地盘,腾讯从来就没有 想过要放弃。

如果说PC端的应用其垄断特质是尾大不掉的话,那末打着平台生态大旗的似乎一开始就是含着金汤匙出身的要 知道,几乎就是Facebook的版从个人主页、时间线、图片分享到社交图谱,而Facebook在2012年开始推出自己针对智能 的移动应用时,已经面世1年多了。可是,真的是一款平台级别的大应用、大生态吗?

在IT领域,一般所说的平台是指利用操作 系统这样的大型复杂软件,为用户的业务应用提供支持的基础环境,常见的平台如微软开发的Windows平台、IOS(iPhone Operating System,苹果开发的移动操作系统)、Google开发的Adroid(一款移动操作系统),这类平台通常可以称为一级平台;另外一类平台是基于 一级平台如Windows平台、IOS平台、和Adroid技术平台而进行修正、调试或者集成了几种基础平台(两种或者两种以上)而形成的技术应用平台, 如亚马逊的移动终端Kindle的操作系统和小米一样,都是基于Adroid技术加以修正、改造而构成的二级平台,此外,像Facebook应用 无论在PC端和移动端揣分别基于OS X和Windows 8的第三方集成、基于IOS和Windows Phone的第三方集成,以及应用基于IOS、Adroid和Windows等第三方的集成都可视为二级平台。

(相比于一级平台,二级平台也可视为是一种用户应用程序)

以 为例,的公众平台包括了公众平台服务号(企业级服务)、 公众平台订阅号(提供媒介信息)和公众平台企业号(企业内部流程管理)共853万个公众号,这些公众号分别涵盖了从餐厅信息、大众媒体到个 人自媒体等各种不同的用户提供的业务运用,这些业务应用都不是腾讯公司提供的这是平台的第二个基本特征,即平台提供者和平台使用者类似裁判员 和运动员之间的关系,二者之间不存在业务重合和竞争关系。

的问题就出在了这里。从络游戏(如打飞机等)、音乐到移动支付(微 信支付)再到头条,在每一个重要的业务收费闸口,腾讯作为平台提供者都设置了重兵把守,这次被它无情剔除家门的支付宝、虾米音乐、易云音乐等,都是 和腾讯上的自营业务存在竞争关系的应用。

(虽然Google、Facebook和Amazon在用户服务市场几乎都是寸土必争,但三家公司在内核的竞争方面依旧遵守了有所为和有所不为的另类成功法则)

由 此来看,平台和地盘的区别在于:前者像万达这样的地产商,只提供经营场所(商铺)而不直接提供商业服务(万达影城算是个例外);后者更像自耕 农,自己的地自己盖房自己住。正因为如此,目前互联业动辄就要搭建一个庞大的平台生态,这个平台生态里不仅有各种各样的鸟,更有庞大的流量、 服务类型、业务范围体量和极高的用户忠诚度,固然其商业价值和用户黏性一样极高非常。

就此而论,还只能算作是一个不错的产品,至少不是 一个真正的平台。以同样以经营社交络的Facebook为例,后者既不会自己去开发游戏产品、音乐服务或者移动支付,和平台上的商家去直接竞争。至于微 信上的这853万个公众号,眼下都只能算是王国里暂时的寄居客,只要能给腾讯带来巨大的流量、范围和业务体量,而且不会和腾讯的主营业务构成 直接冲突(如游戏和络广告业务等),暂时还不至于会像支付宝、易云音乐那样被逐出门外。

BAT们为何热爱相互封杀?

沿着这个问题往下再深究一步,我们还能解释为什么B(百度)A(阿里巴巴)T(腾讯)们都如此热衷于相互封杀?

(GAF之间虽然竞争同样剧烈,但在核心业务方面照旧沿袭了各自的另类成功竞争法则)

(未来几年内,BAT三者之间将越长越像,高度重合的业务和地盘意识使得其霸蛮之气更加外溢,充盈于国内互联每一个细分市场的大小角落)

首 先,我们可以先做一个对标分析,分别将BAT对应于美国的三大互联公司GAF(分别为Google/Amazon/Facebook,主营业务类型 分别为搜索、电商和社交络,正好和BAT一一对应)。透过对标分析不难发现,和BAT们在软硬件、内容和服务几近是100% 的业务重合不同的是,GAF们有着鲜明的业务差异:其中Google和Facebook的业务重叠主要体现在服务层面(从云计算、邮件服务、社交络 到电子商务等等),而在内容和软硬件两部份,二者几乎没有什么重合和直接冲突;而Google和Amazon的业务重合主要体现在内容层面, 在服务和软硬件方面较少重叠,甚至还有部份合作关系(Amazon的移动终端基于Android系统而开发);而Amazon和Facebook 的业务交集更少,少有直接的业务竞争关系。

反观BAT,这三家公司都是属于二级平台公司,尤其是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平台更非以技术见 长。在此次发生业务冲突的移动支付领域,阿里巴巴和腾讯在每个具体的运用场景中几乎都是捉对厮杀支付宝红包对红包、支付宝对支付、快的 对嘀嘀、天猫对京东、虾米音乐对音乐等等。业务高度重合的地盘和注重竞合关系的平台不同,前者的地盘争夺如犬牙交错,有你没我;后者的竞合关系促进了 平台的进化和完善即使像Google和Facebook一直在社交络方面恶斗多年,双方依旧通过竞争不断优化了各自的核心能力,Google如今享 有90的搜索引擎的市场份额,而Facebook在社交站的市场份额则高达75%。

从腾讯、阿里巴巴支付宝的红包大战,到BAT之间 为争夺地盘日趋频发的贴身搏斗,再到GAF们各自不同的另类成功法则,显示了中外互联企业迥然不同的竞争法则:BAT们更具掌控所有地盘的 亚细亚生产方式特点它们之间的霸蛮之气不仅会来越来像,而且在每个细分市场都会开展短兵相接的血刃巷战;而GAF们则会渐行渐远,向着各自的未 来标杆出发Google将成为一家数字信息的基础设施服务提供商,Facebook将成为基于数字交往的基础设施服务提供商,至于Amazon则将成 为一家基于数字化物流的基础设施服务提供商。

子宫内膜炎如何治疗
子宫内膜炎的治疗方法
子宫内膜炎引起原因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