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个术士做老婆 140斗法

2020-01-16 15:14:55 来源: 淮北信息港

追个术士做老婆 140斗法

子晴笑了,她觉得自己应该能被收为学生,她假装在包里找东西,从空间里转移出来掏出一个小巧的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只fènghuáng九尾累丝衔珠的金簪。

这个造型华美繁复,fènghuáng嘴里衔的是一颗金色的东珠,fènghuáng的身体是用比头发丝还细的金丝扭制而成的,长长的拖拽着九根fèng尾,造型唯美动人,尊贵华里。

“太美了,我的天啊比我的还要美很多倍,天啊你可以卖给我吗?我收你做徒弟好么?我教你怎么做珠宝?你把这个卖给我好么,多少钱你开价。”威尔抱着盒子像个抢别人玩具的孩子,瞪着眼睛大有你不给我我也不还给你了。

子晴和杨庆愕然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子晴笑着说道:“你喜欢就拿去吧,我只是喜欢收集这些东西,实际上现在很难在生活中佩戴上了。我是真心想拜您为师,跟你学习设计的,还请您能收下我,我会用功苦学的。”子晴站起身认真鞠躬。

威尔放开了手观察了她一回后,大声笑道:“我宣布,我威尔将有一个关门弟子啦这个算你给我的拜师礼么?”他双眼闪闪显得很激动,明显比子晴这个摆的高人为师的弟子还激动一些。

杨庆刚把茶水送进口里,就听见这么一句话,噗的一下喷了出来,吓得威尔用手挡脸,哇哇大叫,“杨,你太不礼貌了,怎么可以拿口水喷我脸呢。”还愤愤的用纸巾擦脸,顺便瞪了两眼杨庆。

子晴也捂着嘴呵呵的笑,笑的忍不住。

杨庆尴尬的擦擦嘴,“那个……威尔啊,按照我们华国的传统,是师傅给弟子礼物啊,你怎么反过来了?你这样占徒弟便宜会被人笑话的。”他一脸无奈,跟老外讲传统习俗真的很牙疼。

“哦,是这样啊。我有啊,我有礼物啊。”威尔一听蹭蹭就跑了。

一会拿着一个很漂亮的盒子出来,“给你徒弟,师傅的礼物。”

子晴看了眼杨庆。见他笑着点头,才打开一看,是一个很漂亮的钻石项链,祖母绿的镶嵌,其余都是钻石和粉钻蓝钻和黄钻等彩钻镶嵌。非常迷人。

“哦,这太贵重了,我这个簪子其实不值钱的。”子晴不好意思的摆手。

威尔吓得赶紧抱起盒子,“子晴,你不能这样,我都给了礼物,我们交换啊。”他实在舍不得簪子不想给了。

杨庆一脑门黑线,啪的一声合上礼盒,“跟威尔不用客气,他听不懂婉转的词。没事东西价值不在钱上,而是在心意。”直接将东西赛给子晴了。

子晴见如此只好笑着道谢,“谢谢您我很喜欢礼物。”

“啊,太好了,那这个归我了是么?”威尔还没忘记簪子的归属权呢,很执着。

子晴和杨庆笑的前仰后合,纷纷点头表示东西归你了,这才让威尔露出孩子般的笑容来,连说请他们吃饭。

在威尔家谈的很愉快,威尔说想让子晴把那套首饰做出来。到时候拿去做比赛的展品。其他的可以慢慢来。

从威尔家出来后子晴一直都很开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真的是太开心了。

然而回到家后却看见男鬼被打成了重伤,几乎要湮灭了,子晴吓了一跳赶紧给他点上一根香养养魂。气愤的问道:“是不是那个和尚来过了?是不是他打伤你的?”

男鬼虚弱的点点头,“就是他,要不是这屋子里有结界,恐怕我就死定了,他有个容器可以炼鬼的,我差一点被吸走了。”

“混蛋。我没去找他他倒找上门来了,王八蛋,老娘要扒了他的皮。”子晴气的出撸起袖子就进了屋。

徐女士只能在一边看着丈夫,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间公寓子晴在房子四周都布置了符和结界的,不然以男鬼的修为恐怕早就成灰烬了。

子晴将条案收拾出来,换上了战衣,神色肃穆,这一次她拿出了林爷爷给的神兽檀木手链,打算一次性干掉这个和尚,太嚣张了,都大到门上来了,简直不能再忍了。

子晴念起咒语开始做法,周围顿时挂起了阵阵阴风,她拿起一张符咒丢了出去,忽的一声化作黑色的火焰腾空而起,飞出窗外不见了。

谨记着虚空突然弹出一道水幕,里面出现了和尚的身影,他用蹩脚声音的中文阴测测的笑了,“小姑娘,是你害死了我的老婆,我们也该是时候了解了。”

“你们作恶多端,有本事放马过来,我怕你啊”子晴指着水幕怒骂。

“哼,怕不怕试试就知道了,我会让你尝到苦头的,我要拿你去喂我的宝贝们。”他朝身后看了一眼,身后是一条很粗的毒舌,还有一些到处乱爬的毒蝎子。

“哼,废话不要多少,手底下见真章吧”子晴很恶心这人,头一次有了很强的杀意。

桃木剑挑起一张符咒吹了口气快速的捏起法诀,一道光影画作金剑就从水幕中飞了过去,和尚那边也开始捏起法诀来。

毒舌和毒蝎子忽然被一阵大风吹起,呼啦啦从水幕中跑到了子晴这边来,黑压压的一大片,还有一群嗡嗡叫的毒虫,这些随便哪一个咬上一口,子晴命休矣。

子晴身上腾起一道透明发光的光罩,咣当一声,屋门被强行锁闭,整间屋子笼罩了特殊的结界下,免得连累了徐女士和男鬼。

金剑跟和尚打了起来,但没多一会和尚就一拳将金剑打碎了,金剑化作一阵金光消失不见了了。

而子晴口喷一口冥火将这些毒虫全都烧的起了火,滋滋滋的难闻的臭味,那咯吱咯吱的声音好像是毒虫们的哀嚎声。

随着毒虫和毒蛇都已经失去了作用,和尚的耐性似乎也用尽了,冷哼一声,“这不过是开胃小菜,大餐还在后头呢。”

“来啊,我等着你呢,我看你还有什么花招,我这七十二般武艺等着亮相呢,快犹豫啊打完了我还会去吃完饭呢。”子晴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调侃道。

令和尚气的脸色黑沉如墨,当即再次大气手决作起法来。未完待续。

...

牡丹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万源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白癜风治好费用
南充白癜风医院
营口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