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枪泣血 第七百九十四章 雪

2020-01-16 22:13:16 来源: 淮北信息港

神枪泣血 第七百九十四章 雪

角斗金莲绽放已经有三天了,无数的人集至,他们心中存疑,角斗金莲绽放之时,几乎都是地下角斗场最为危急的时刻。[更新快,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站了,一定要好评],访问:.。

“难不成有哪个隐世势力盯上了地下角斗场永恒古星分部?我不记得有哪个势力有这样的底蕴和胆量才是。”

“角斗金莲一开就是三天了,可是没有发生任何的冲突,角斗金莲也没有复苏,爆发灭世业火。”

“这角斗金莲周围的阵法有些古怪,怎么感觉有点像是在布置祭坛一样,没听说过地下角斗场还要祭祀角斗金莲这等奇闻。”

“阵纹和符文之间的联通方式真是让我‘摸’不着头脑,我妄称自己阵法大师,我一点都看不懂?当真是化繁为简到了极致……”

“……”

此时,天‘色’已晚,濒临午夜时分,皎洁的月光倾泻而下,在晶莹纯净的冰川折‘射’之下,闪耀着幽蓝的光芒,与那天空之上的极光相互‘交’融缠绵,绚烂至极。

对于修行者来说,很多时候睡觉@︾79,m.只不过是一个习惯罢了,白天和黑夜无法影响他们的‘精’神状态,他们只不过在这里等得心累罢了。

今天晚上,难得不下雪,此时此刻的美景也是让人看到了北洲特有的北国风光,一个个的修行者一边聊天谈地,一边欣赏着外面不断变换的风光。

兰绝尘与众人走上莲台,修为‘精’进的的兰绝尘,敏锐的感觉到无数的目光从四面八方而来,‘玉’场长他们眉头微皱,虽然预料到会有不少人围观,只是他们还是太过于低估人数了。

“该不会北洲的修行者都集聚了吧?”兰绝尘心中暗道,面带微笑。虽知无数人看着,却没有一点儿紧张。

“今天的天气出奇的好,没有大风,没有大雪,美景‘诱’人,美‘女’相伴。这是一个很好的兆头。”兰绝尘张开双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却有冰冷的空气,脸上充满了无比兴奋的愉悦感,好像是很久没有出过‘门’了一般。

右手一挥,乌光湛湛,恶魔钢琴幻化而出,坐落在莲台的正中心,一下子之间,所有的阵纹仿佛活过来了一般。给人一种会呼吸的错觉。

“那人是兰绝尘?!嘶……为什么给我感觉是那么的陌生,明明是同一个人,却给我两个不同的感觉,真是奇了怪了。”

“兰绝尘身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气质上居然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以前的兰绝尘低调谦和,那么眼前的兰绝尘却是给人一种桀骜不驯的错觉,好奇怪。好奇怪……”

“同一个人,相同的灵魂。不会,不可能是被残魂同化或是附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够让一个人在短短的三天时间,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

很多人对于兰绝尘的变化都十分的好奇,毕竟他们绝大部分都是因为他而来,因为他集聚一堂。[更新快,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站了,一定要好评]特别是很多后来者对于兰绝尘十分的好奇,兰绝尘何德何能被水莲漪公主相中。

“钢琴?难道兰绝尘又要弹奏钢琴?兰绝尘究竟想要干什么……”

“咦,兰绝尘又要弹奏钢琴,舞台,对。原来这两天地下角斗场是在布置一个舞台,一个专属于歌舞者的歌舞祭坛。”

“原来这是歌舞祭坛,难怪我看不懂,从一开始就看不懂,现在还是看不懂……”

“这钢琴为谁而弹?”

“传闻兰绝尘对于歌舞上的造诣十分的出‘色’,并且拥有自己的风格,推陈出新,不似那古老的歌舞方式,效果却更甚之s;。”

……

兰绝尘坐下身来,仰望那浩瀚的星空,一时之间竟然看得出神。

亮晶晶的星儿,像宝石似的,密密麻麻地撒满了辽阔无垠的夜空。‘乳’白‘色’的银河,从西北天际,横贯中天,斜斜地泻向那无尽的天穹。

突然,那深邃辽远的宝石蓝的天空上,绽出了一团炽烈耀眼的火光,划出一条弧形的漂亮的轨道,拖曳着一条极灿烂的光束,恰似一条美丽的长翎,向着无穷的广袤里悠然而逝,是恢恢天宇上的无数星斗为之喧哗。

“你们都站我身后,今晚可不太平,天机不可欺,天威难测。”兰绝尘对‘玉’场长他们开口道,接着看向凌瑄和泣血,道:“凌瑄等下就靠你的引导了,泣血你我夫妻合奏如何?”

泣血‘露’出灿烂的笑容,就像是吃了蜜糖一般:“好呀~”

看到泣血那美丽的笑容,兰绝尘的美好的心情更上一层楼,随即对凌瑄点了点头,随后双手放在了黑白琴键上。

“叮!咚!……”

起手杂‘乱’无章,没有任何的旋律可言,不难听却也不好听。

凌瑄消失在了黑夜之中,生命乐章却闪烁着璀璨的生命光辉浮现在了钢琴上。

泣血坐在了兰绝尘的左边,白嫩的‘玉’指放在黑白琴键上,十指如同美丽的‘精’灵一般,在黑白琴键上翩翩起舞。

泣血的加入使得原本就杂‘乱’无章的旋律变得更加的‘乱’,生命乐章也随着旋律一起胡‘乱’的翻动着。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好难听……”人们愣住了,不知道兰绝尘他们这究竟是在干什么,这是什么意思,哗众取宠?

兰绝尘和泣血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两人像是在玩耍一般,面带笑容,摇头晃脑,不时的相互对视,接着哈哈大笑,笑得十分的爽朗开心,‘玉’场长他们也都被兰绝尘和泣血他们给感染了,原本‘胸’口好像压着的大石头不见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人群之中,两道目光却将这一切看在眼中,正是琴韵和琴雪两姐妹,此时此刻她们所在的桌席有不少的生面孔,除了他们自己的族人,还有便是其他势力的年轻俊杰。

“真是搞不懂,你们不是说兰绝尘的歌舞造诣很强吗?我还真是看不出来。真是可笑,一个完整流畅的旋律都弹不出来,我真是看不出他哪里优秀了?水莲漪真是瞎了眼看上这样的人,我哥哥比他不知道强多少倍,却也没有被水莲漪选中。”一个红发宛如火焰般的年轻人不屑的笑道,浑身散发着。烈火的气息,‘性’格也这般的暴躁。

“噢,你是说兰绝尘被水莲漪公主选中为她的护道骑士?”琴雪外面柔美,‘性’格温和,却十分的刚烈,敢爱敢恨,对于兰绝尘的一切他十分的关心。

红发少年愣了一下,不知道琴雪什么会如此关心兰绝尘,琴家的姐妹‘花’不知道多少俊杰趋之若鹜。最终却是冰冷的拒绝。

琴韵‘性’格冷淡,虽然对人以礼相待十分高雅圣洁,但是却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琴雪更甚之,众人皆知,琴雪眼中几乎都是自己的妹妹琴韵,其他人几乎都不放在眼中,更别说男人。

有人曾戏言称:“若是能够得到琴韵的垂青,琴家姐妹‘花’尽揽怀中。”

红发少年虽然脾气暴躁古怪。但是可不蠢,他将目光投向了琴韵。琴韵却是轻轻的茗了一口热茶,随后缓缓开口道:

“我琴家曾发生过变故,隐世多年,人们差不多快要把我们忘却了,我们的情报不是同日而言语。这兰绝尘我看也是讨厌至极,修为并不高。放在星辰大海之中,随手一抓都是百八十个,你们弱水神朝掌控的疆域遍及一百多个生命古星,这样的人不知凡几。我也想不通水莲漪怎么会看上他,护道骑士可不是随随便便下定论的。这是不能够逆转的。”

听到琴韵的话,红发少年面‘露’古怪,他感觉面前的琴家姐妹‘花’怪怪的,琴韵的语气之中充满了让他难以言说的情绪。

“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从族中长辈之中听说罢了。我听说这还是水莲漪公主自己单方面决定的,兰绝尘并不太乐意,好像还和水莲漪公主闹翻了,不知道最后为什么他默认了,但是并没有给水莲漪公主好脸‘色’s;。你们不知道,我哥听到这个传闻之后,肺都要快气炸了,差点就要找兰绝尘拼命,族中长辈吓得赶紧把我哥给禁足了。水莲漪公主在弱水神朝的地位是任何年轻一辈都无法比拟的,她可不仅仅是弱水神朝帝君唯一的后裔,而且听说在佛国的地位并不低,她的师父是一尊菩萨……”

红发少年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琴韵和琴雪的表情,他惊异的发现两人虽然面‘色’淡定自若,却也流‘露’过几次不一样的情绪。

琴韵皱过几次眉头,不知有何深意,而琴雪面部表情的变化更是不明显,却更加的耐人寻味。

这时,莲台上却发生了变化。

原本杂‘乱’无章的旋律忽而变得十分的动听,泣血与兰绝尘相视一笑,默契十足,生命乐章停止了翻动,书页上现出了字符。

旋律‘激’情而高昂,抑扬顿挫,古风之中带着全新的节奏,那些凭空而现的伴奏声是他们从未听过的,简单重复,却又给人一种十分合理,好听。

“一盏茶品侠骨过往江湖路,一壶酒诉柔情天涯沦落人,一个字却能够牵动几人心,一生情动一次竟勘破凡尘,刀夺热血,剑冷人心,独步天下相望不相闻……”

“叶落纷飞飞满天,月落枝梢掠红颜,昼夜轮转带去无穷无尽思念!叶落纷飞飞满天,此生相逢不相见,愿有朝一日再续前缘……”

“如果苍海枯了,还有一滴泪,那也是为你空等的,一千个轮回,蓦然回首中,斩不断的牵牵绊绊,你所有的骄傲,只能在画里飞,大漠的落日下,那吹箫的人是谁……”

“任岁月剥去红妆,无奈伤痕累累,荒凉的古堡中,谁在反弹着琵琶,只等我来去匆匆,今生的相会,烟‘花’烟‘花’满天飞,你为谁妩媚……”

“不过是醉眼看‘花’‘花’也醉,流沙流沙满天飞,谁为你憔悴,不过是缘来缘去缘如水……”

古风,简单,重复,配上泣血与兰绝尘两人的对唱,给人一种酒逢知己的感觉,两人相守于江湖,走在自己的道上,一路厮杀,人们听到热血沸腾,血脉贲张。

无数的‘女’修行者看向兰绝尘的目光有些变了,而那些男修行者们却掳起袖子,似乎想要大干一场,才能够平息自己内心汹涌澎湃的热血。

无数的音符‘精’灵欢愉的飞掠着,时而在这,时而在那,‘洞’穿虚空,挥动着手中的魔法杖,洒落无数光粒,沁入角斗金莲之中,先前勾勒的阵纹闪烁着璀璨的光芒,绚烂而不耀眼。

好似众星拱月一般,角斗金莲闪烁着淡淡的绿光。

‘玉’场长见到角斗金莲绿光闪烁,内心不由得活络起来,全很‘激’动的颤抖了起来。

“是她!是她!是她的气息!我感觉到了她的气息!”‘玉’场长在无数人的目光之下情绪失控了,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玉’场长却也落下了两行泪,滴落在莲台之上,沁入其中。

“雪,下雪了!”有人突然惊呼道。

兰绝尘与泣血却自一次弹奏起来钢琴,还没等众人从先前的曲子之中回味过来。

“这季节,风多了一些,吹痛被爱遗忘的一切,而我却躲不过这感觉,痛的无力去改变。谁了解,在我的世界,爱的信仰已被风熄灭,就象离开树的落叶飘不见,已经……慢慢凋谢……”

“忽然下的一场雪,飘的那么纯洁,将我埋葬在你的世界,冰封了,我爱的期限,却让痛成为永远。在一瞬间曾经所有的梦都幻灭,剩下回忆湿了我的眼,还牵着你给过我的誓言,发现已经无法兑现……”

“忧伤陪伴在我身边,任时间,将我的记忆更迭,却无法忘掉,你那冰冷的眼,一场雪飘的那么纯洁,将我埋葬在你的世界,陷入你善变的谎言……”

“我的爱,已被搁浅,在一瞬间曾经所有的梦都幻灭,剩下回忆湿了我的眼,就连呼吸仿佛都被冻结,在这个寂寞的深夜,心随着雪飘远……”

琴声低沉,伴奏伤感,歌词仿佛在述说着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依旧是兰绝尘与泣血对唱,但此时泣血好像化身为清莲,兰绝尘化身为‘玉’场长一般,他们在述说着自己心中的那一份永不磨灭的记忆。;

...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怎么样
深圳肛肠医院口碑
子宫内膜损伤的医院哪家好
安徽治疗龟头炎方法
汕头看包皮龟头炎挂什么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