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二百七十二章 星辰灵铠

2019-12-05 06:35:52 来源: 淮北信息港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二百七十二章 星辰灵铠

“小妮子,这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

杨枭阴森的声音响起,脸上腮红因为狰狞变得诡异,让他看上去更显得邪魅如魔。

一股股的气势压迫,让沈青衣喘不过气来,精美绝伦的白皙脸蛋涨红充血,似乎要渗出血来。

沈青衣目光冷冽,若不是她被阵法暗算,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中招?

好在刚刚那门阵法发动时,暗伤江河的李岭已经死了,她也算替那个混蛋报仇了。

“在下面见了那个小混蛋的话,可以尽情炫耀了吧。”

沈青衣闭上双目,想到以后再黄泉路上和江河斗嘴的情形,脸庞上浮现一丝释然。

“哈哈哈,这就是得罪我杨枭的下场!”杨枭似乎十分享受沈青衣痛苦不堪的样子,竟是狰狞狂笑起来。

当看到沈青衣面露释然时,面孔一变,压迫强度再次加大,眼神疯狂得仿若一头半月未食饿狼,突然见到了猎物。

“杨枭!“

周围看热闹的人,听到杨枭报出姓名,全都猛然一愣,旋即悄声议论起来,脸上尽是惊恐之色。

“杨枭,他竟然是杨枭,怪不得如此蛮横,居然想要杀了圣女殿下。”

“当别人算什么,听说这个杨枭连自己的爹娘都杀,试问这世上还有这个禽兽不敢杀的人吗?”

“他居然敢对观海仙门的圣女出手,不想活了吗?”

“是啊!杨枭居然敢对沈青衣下出手,这两人若是结下仇怨,以后怕是有她受得了!”

“……”

周围人群的议论声传进杨枭的耳朵里,令他不禁微微皱眉。

江河这个名字,他当然听说过。

近一段时间以来,因为长河宗诸般事宜,江河的名字一时风头无两,在整个西凉郡,成了家喻户晓名头。

再加上和江河合作的是观海仙门,更是让他的声名更上一层楼。

但是,别人忌惮江河

,杨枭却是丝毫不怕,毕竟,江河已经变成了一具焦尸。

死人还需要怕吗?

所以,他非但没有放手,反而还暗暗增强了气势压迫。

看到沈青衣的小脸由红变紫,由紫变黑,似乎马上就要死掉,极度享受这种感觉的杨枭简直都快升仙了。

以杨枭的实力,此刻杀掉沈青衣简直易如反掌,但是没有这么做。

他平生享受杀人的过程,更十分享受让人付出惨痛代价的过程,享受让美人死亡的过程,这是一种艺术,血腥也美的艺术!

“住手!”

这个时候,看到沈青衣被人控制,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

“长河落日!”

一道高挑的身影高高跃起,一掌拍出,空中竟是出现一股不弱的肃杀气劲,凝成一片肉眼可见的风刃,袭向杨枭。

她黑发如瀑,飘舞虚空,双眸如水,带着丝丝雾气,肌肤晶莹雪白,在此刻更是闪烁着无尽光泽,映射出别样的魅力。

谁也没有想到,居然是宗主的女儿叶轻眉出手了。

沈青衣可是江河在乎的人之一,如果她出了任何事情,江河会将天捅了窟窿!

“作死!”杨枭眼中闪烁着危险光芒,大袖一挥,冲出一道赤色匹练,光芒炽盛,向叶轻眉扑去,想要将他洞穿。

杨枭向叶轻眉出手,并没有因为后者长相美艳而有所顾忌,毫不留情。

叶轻眉只有天魂境四层的实力,杨枭则是天魂境七层的实力。

二者之间相差整整三个境界,这样的实力差距,是任何天赋,武技都无法弥补的巨大鸿沟。

何况,论天赋,此时的杨枭,远远在叶轻眉之上。

就算杨枭只是随手一挥,也足以灭杀绝大多数天魂境后期的武者,更别说叶轻眉这样的人。

毫无疑问,若是沈青衣被杨枭的随手一招击中,十死无生!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星辰灵铠!”

叶轻眉人还在空中,突然感觉到危险,轻声一喝,全身闪过一道耀眼蓝光,神秘符纹交织成一片璀璨长河。

庞大的真元涌动,仿佛星河般耀眼,凌厉的气势似乎可以压塌苍空。

“这是?”杨枭没有想到叶轻眉还有这一招,顿时眉头一皱,刚没回过神来,身躯微微一震。

那片星河竟然好似泥牛入海一般,尽数没入他的身体之内,却没有产生任何动静。

叶轻眉刚才危急一刻使用的正是星辰灵铠的主动攻击。

星辰灵铠,是她父亲叶观山留给她护身用的,今天终于发挥了作用。

星辰灵铠名为铠甲,实际上只是附在身体上的一层防护罩,相当于护身符加强版,只能用三次,每次相当于天魂境强者的全力一击,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普通的护身玉符,到了天魂境的级别,基本上等同于无物,哪怕是上品护身玉符,效果也就一般。

是以,叶观山才花费真元,铸就了一副随身而行、毫无重量、也毫无痕迹的灵铠,关键时刻而还能够保护自己。

本来对于杨枭这个天魂境七层的奇才来说,这星辰灵铠根本不可能造成任何伤害。

然而,杨枭太大意了,他完全没有把叶轻眉当做一回事。

否则他稍稍认真一点,随手一击,就算是叶轻眉开启星辰灵铠,也不可能挡下他的攻击。

叶轻眉身影尚未从空中落下,她的身下一道胖乎乎的身影突然高高窜起。

“嗷呜!”一道鬼影,在空中怪叫一声,好似一道黑白相间的闪电,袭向杨枭。

“啊!”下一刻,杨枭竟然发出一声惨痛的叫声,定睛一看,一个小狗竟然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咔!”接着,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响起。

那小狗一口之下,竟然将杨枭的腕骨咬断了!

再接着,杨枭手腕处咕嘟咕嘟冒血,凝结出一层层血痂,眨眼之间,竟将整个手臂僵住。

杨枭手腕吃痛,全身的气势陡然散去,施加的沈青衣身上的气势压迫顿时消失,后者倒退数步,差一点跌倒。

叶轻眉赶紧上前将沈青衣扶住,后者脸色涨红不退,长喘着粗气。

“小畜生,找死!”

杨枭大怒,面容狰狞,手臂华光涌动,震碎手臂之上的血痂,更是直接将小狗震飞。

“嗷呜!”那小狗惨嚎一声,像是一个皮球一般飞出去,落地之后打了几个滚,旋即爬起来,竟是毫发无损。

只是一双乌黑的眼睛看着杨枭,好似受了很大委屈似的,转着眼泪。

眼前发生的一幕,彻底让韩云枫惊了个呆。

他万万没有想到,叶轻眉平时带着的小狗,看上去吃什么都不会撑到的小吃货,居然有如此强横的实力。

要知道,杨枭可是天魂境七层强者,西凉郡内年轻一辈的无冕啊!

刚才小吃货一口之下,咬断杨枭的手腕,接着承受杨枭的正面一击,竟然半点伤没有。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韩云枫万万不可能相信这一幕。

“不愧是宗主的女儿,待遇和我们这些人还真不一样,只要我以后跟了师兄,肯定也有这样的宠物!”韩云枫心里忍不住大呼。

杨枭被彻底激怒,体内涌出一股纯粹真元,断掉的腕骨竟在瞬间愈合。

“你们该死!”

杨枭望着眼前的几人,双目赤红充血,几近癫狂,他乃是堂堂的西凉郡天才,几时曾被人如此戏耍!

此仇不报,他杨枭誓不为人。

“师姐,圣女殿下,你们先走!”

韩云枫上前一步,这个时候,就算是面前的是妖魔鬼怪,他也不能后退半步。

“就凭你们这两只蝼蚁吗?”杨枭冷冷扫了韩云枫一眼,眼神之中尽是讥笑。

韩云枫不过玄魂境六层的实力,想要挡住杨枭,无异于螳臂当车,绝无可能!

“杨枭!”

韩云枫这个时候没有后退,却是突然怪笑一声,大骂道:“你这个有娘生没娘样的垃圾,像你这样不男不女,死不要脸的烂屁股,就不应该放出来!”

“怎么,是想男人了吗?老子看你就不错,这样吧,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走狗了,晚上回去奖励你。”

高翰在韩云枫身边,愕然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个时候,韩云枫突然冒出这样的话,不是找死吗?

“小子,你再说一遍!”

杨枭猛地一愣,两只充血的眸子死死盯着韩云枫,简直能喷出火来,如鬼魅般的阴测测声音,飘忽不定。

“再说一遍又怎样,你就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等着被男人收拾的老屁股!”

面对杨枭的滔天怒意,韩云枫不仅没有惧意,反倒是古怪一笑,说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说的不对吗?说实话,像你这种话,倒贴我都不乐意。”

“要不是看在你长相不错的份上,早就杀了你,不如你先脱了衣服,绕着西凉城跑一圈,说不定我会宠幸你的。”

“臭小子,你找……”杨枭直接暴怒,脸上青筋暴起,恨不得将眼前的家伙凌迟千日,挫骨扬灰。

可惜他话还没说完,便被韩云枫直接打断了,“你很不服气吗?”

韩云枫阴阴一笑,道:“像你这种外表嚣张内心自卑的老子见得多了。不就是有点实力吗?”

“怎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牛逼,很了不起,全天下就你厉害,你都牛得不行不行的了?”

“靠,你醒醒吧,赶紧扇自己两耳光,再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的样子,你就是一个垃圾,杀父杀母,毫无人性的畜生,居然还跑到外面来丢人现眼,真不知道谁给你脸!”

韩云枫酣畅淋漓地骂出来,放声一笑,说道:“骂一个垃圾的感觉,真他娘爽!”

韩云枫当然知道,杨枭曾经亲手杀掉自己的族人,还包括自己的父母!

他就是要利用这一点,彻底激怒杨枭。

这个时候,要是给杨枭一点思考的时间,韩云枫等人就全没命了。

不得不说,韩云枫这一番狂喷乱骂,太过瘾了,酣畅淋漓!

此刻,除了韩云枫自己,在场所有的人都愣在了原地,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围观众人万万没有想到,韩云枫突然跳出来,而且一上来就对着杨枭一阵狂轰滥炸,差点把对方的心脏都骂出来了。

杨枭!

他骂的可是杨枭啊!

西凉郡年轻一辈的禁忌,甚至有人提起这个名字都忍不住一阵颤栗。

如今这个禁忌一般的人物竟被然骂得狗血淋头,像个木头人一般地站着,连个屁都放不出来。

这件事要是传出去,韩云枫会成为风云人物!

杨枭彻底被韩云枫骂傻了,他直感觉全身血液逆流,每一寸肌肤,每一块骨骼都透着火辣辣地疼。

现在,他口中只有吸的气没有呼的气,整个人就是一座忽然沸腾的火山,瞬间就要爆发。

他此刻的想法是,一定不能轻易地杀掉眼前的假货,一定要慢慢慢慢地折磨死他。

要将他千刀万剐,挫骨扬灰,方能消解他的心头之恨。

只是,韩云枫并没有就此结束。

他看着双眼恨不得喷出屎来的杨枭,摆出一副洋洋得意的姿态,说道:“怎么?看你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让你全家来打我啊!”

“不好意思,我差点忘了,你没有全家,你们全家都被你杀了,怎么样?”

“亲手杀掉自己亲人的滋味是不是很刺激很过瘾?”

“快给我讲讲当初的经过,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啊!”突兀地,杨枭暴怒地吼叫起来,就像一只突然失去控制的野兽,瞬间爆炸。

杀掉族人的事情,是杨枭的逆鳞,不许任何人提起!

所谓逆鳞,触之必死!

齐齐哈尔市第七医院
甘肃省中医院白银分院怎么样
贵州癫痫治的好的医院
西宁癫痫病医院
昆明哪里的妇科病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