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战帝 第七章 大妖苍惶

2020-02-15 21:07:16 来源: 淮北信息港

一拳战帝 第七章 大妖苍惶

“这大家伙跑得好快!”王蓦力气充沛倒是轻而易举的跟上了,就是距离有点远,周遭的景象快速的变换着。

奇异的是一路上连半只妖邪都没见到,夏胄衍是心慌根本无暇顾及,王蓦则是即便注意到了也是粗线条的忽略,完全没有细想。

然而就是夏胄衍也没有发现,他不但没有离开顿埔城,反而是越来越靠近城市的中心。

巨大的月轮高挂半空,未臻至圆满的残月被低空中无形的力量遮掩,妖异的色芒随着大地的变化愈发妖艳。

残缺逐渐被补全。

“诶?月亮,月亮怎么在动!”远离城市中心的野火小队有人发现了月亮的变动。

韩峡抬头望去,却没发现什么异常,“没有啊,月亮会动不是很正常么,又不是妖邪。”

“哦。”

众人忙活着组建帐篷准备休息,也没空搭理。倪韵寒偏头望着诡异的夜空,莫名的有种不安定,但当她低下了头,柔顺的发丝遮住了她的面孔,别人也看不出什么异常。

夏胄衍行进的步伐骤然停了下来,他脚踩的这片大地发生了剧烈的震颤,等他抬眼望去,七八只妖邪出现在了他视线中。

“地莽妖兽?”

样子虽然相似,但形态却大不相同,有几只身上覆盖着甲质外壳,看着就坚韧无比,还有几只颇为精瘦,手持巨大钢铁砍刀,锋利的刀刃甚至有两米长。

站在前端左侧还有一只身量高达3.6m,体型看上去特别显胖,手中拿着把巨大钉锤的巨型地莽妖兽,一路走还一路砸,那地面的震颤显然就是它造成的。

前端右侧则是一只矮瘦的地莽妖兽,肤质较为细腻油亮,微倾的头部看着有种傻愣愣的感觉,但细心的人却能看到它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狡黠。

“那不就是我在追的那只妖邪么,怎么在这里?”藏匿在远处的王蓦也看到了这群妖邪,却是颇为惊讶。

然而夏胄衍的表情就迥异了,几乎是惊吓的喊着:“地,地莽,四绝兽。”

地莽四绝兽是地莽妖兽的变异型妖兽,虽然是外形上有了稍微的不同,但实力差距上却是天差地别。

以夏胄衍战师七星的战力,就是来几十只地莽妖兽都能轻松收割,但换成甲壳型地莽妖兽,就是两只都是够呛,不是因为战力不足打不过,而是武器的问题,他的武器仅有蓝色四星根本洞穿不了甲壳型外置的装甲。

而四绝兽的战力由低到高依次是,智慧型,甲壳型,刀术型,胖子型。

刀术型掌握了一定的武器技巧,在配合妖邪天生的躯体优势,最低战力都能媲美战师六星。

胖子型,什么都不说了,体型和力量是最恐怖的优势。

智慧型则是四绝中最特异的存在

,战力极低,但拥有较高的智慧能轻易戏耍人类,除非压倒性的力量,不然绝对是最难击杀的。

拥有特质的妖邪,不管是杂妖还是高阶妖邪,都是让人头疼的存在。

更别说眼前还有着七八只地莽四绝兽,夏胄衍现在才懂得为什么妖灵之剑在这里这么久都没人能够取走,怕就是王者境界来了都未必能得了好。

智慧型的矮瘦地莽妖兽拿着那柄大铁锤,吱吱呀呀的对着夏胄衍喊叫着,意思好像是警告他让他不能靠近。

其它的几只妖邪也随意的摆动着,全然没有要杀死入侵者的打算,胖子地莽兽则玩弄着鼻涕,在地面上用钉锤猛砸,加深警告的意味。

夏胄衍的心神却是定了下来,发挥出了他高星战师应有的沉着,他稍后退了几步,并不打算离去,就原地看望着情况的发展。

地莽妖兽们见他后退也不多去管他,只要不进来就行。

时间往后推移了十几分钟,忽然,周遭的空气有些质变,天空之中一柄散发着妖异邪光的弯刃剑,从远方高空迅如闪电般飞袭过来。

在场的妖邪和夏胄衍顿觉一股逼人的寒气侵体,那是纯粹到极致的杀戮气息。

“妖灵之刃!”夏胄衍眼神瞬间变得灼热,终于是找到了这类传说中的兵刃了。

那七八只地莽四绝兽的态度却截然相反,它们纷纷大呼小叫,还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对那柄妖灵之刃展现了极大的敌意。

妖灵之刃剑体通灵,竟有着自主的意识,横御长空而来,感受到了妖邪的存在,剑尖直接就瞄准了那群地莽四绝兽,无需人力指使,迅捷的飞剑刹那间就洞穿一只甲壳地莽兽。

其余地莽兽虽然怒气横生,但却一哄而散,根本不敢和妖灵之刃抗衡。

妖灵之刃肆意的贯穿着,方才诛杀了两三只地莽兽,剑刃上的邪光就更加浓郁了。

“果然是以妖邪为灵泉的兵刃,天性就是诛杀妖邪,真是锋利之极啊!”夏胄衍顿时被贪欲蒙蔽了所有视线,双手一甩就将怀抱中的贾缺扔入了妖邪群中被肆意的践踏。

他自己则疯狂的朝着那柄剑奔去,天真的以为只要飞奔过去,妖灵之刃就会认他为主一样。

妖灵之刃似有所感,锋利的剑尖顿时朝着夏胄衍的方向转去,怕是顷刻间,就能洞穿他的躯体。

忽然,天空有些躁动,一卷狂风飞刮而过。

夏胄衍觉得周遭顿时灰暗了不少,猛然间,一尊巨大的身躯从空中跌落而下,压在了他的身躯之上,夏胄衍还来不及惨呼就被压成一团肉泥了。

“人类嘎?”庞大的身躯在混沌的烟尘中慢慢显出了身形,全型颇像个苍老的披风老人,但他身高6~7m,左右为手爪,掌间和肋骨都有薄膜,皮肤黑皱,背后有小型双翼,手脚都极为粗大。

他那苍皱如老人的脸抽动着,话语颇为不清晰的说道:“愚蠢的人,这剑我们都无法触碰,难道人类就可以了吗。”

妖灵之刃仿佛警示的震荡着,弃下了那群四散的地莽兽,将剑刃转向了那巨大的妖邪。

王蓦骤然被巨大的声响惊醒,他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厘清脑子向外望去,“诶,刚刚那人呢,那群妖邪呢?”

“僵持了十几分钟,难道都跑了?”王蓦晃晃脑子,显然还没完全清醒。

“这是?”他将视线对准了那柄飞剑和那巨大妖邪,似乎有些熟悉。

“我想起来了,这是大妖苍惶。背生双翼,能卷风,鬼吼,力大无穷。”王蓦的眼神顿时凝重了起来,荒废的顿埔城竟然有大妖的存在,还有那神秘的飞剑,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隐秘。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