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家】南海奇遇(小说)

2019-09-14 07:52:07 来源: 淮北信息港


县志有传,明代邓州名医廖作栋,精于医术,泽被四乡,著作《痘疹指掌》流行后世。乡村野史,更是添油加醋,口口相传,把他说得神乎其神,说此人一半是医,一半是巫。五痨七伤,只需他吹口仙气,当场立竿见影;痈肿疮毒,他运功食指,只消轻轻一抹,转眼间消肿止痛。
据传廖作栋乃是邓西丹阳镇人氏,打小并非名医世家,而是寒门子弟。十七岁上经人说和,在丹阳镇穰西酒坊当伙计。年轻人帅气十足,而且聪明好学,三年后便酿得一手好酒,那酒,名曰“丹阳红”,醇香飘三省,鄂豫陕远近闻名。
中秋节的前两天晚上,他酿好三大缸“丹阳红”头麯,预备明天早发利市。翌日天明,顾客照常蜂拥而至,店小二开缸取酒,却发现三口大缸里点滴全无。掌柜的闻讯,传问廖师傅,廖作栋也是一头雾水。掌柜只道是遭遇蟊贼,并未责怪,好言道歉打发顾客,让大家明早再来。
廖作栋天黑之前,又酿三缸好酒,小心封口加盖,关门关窗落锁。可是,第二天开缸卖酒时,又是“酒干倘卖无”,一滴也不剩。掌柜伙计仔细查看门窗和锁钥,现场根本不像有人进来过的样子。众人非常纳闷,敲击酒缸,嗡嗡作响,并无砂眼和裂缝,难道这酒会从人间自然蒸发?
廖作栋满怀一肚子怨气,第三次酿好三缸酒,暗中与掌柜商议,让掌柜在这中秋之夜,把廖师傅反锁在酒坊之中。今晚他打算躲进坊间旮旯,捉贼捉赃,看到底何方高手,用什么手段偷走了他的酒。
鸡不叫狗不咬,半夜没有动静。他蹲在酒坊边上,用一张苇席圈住身子,手边点燃一根粗芯蜡烛,上面倒扣一口量米的升斗,用来遮挡光线外射。
廖作栋蹲得有些不耐烦,就在他似睡未睡的当口,忽听门外刮起一阵秋风,吹得门环叮当。紧接着,感觉有脚步直奔酒缸而来,有人“呼啦”掀开酒盖,迫不及待地“咕咕嘟嘟”大口鲸吸,片刻喝完一缸酒,“吧嗒”几下嘴唇,自言自语:“好酒,好酒啊!”
廖作栋绷紧神经,蓄势待发。他心里一直惊奇:门窗未动,此贼怎么进来的呢?机会稍纵即逝,根本来不及多想,他胆子一横,心想:贼人多胆怯,管他是人是妖捉住再说!说时迟那时快,他猛然揭开米斗,酒坊里顿时明灯蜡亮,他一纵身蹿出卷席筒,就在贼人把头伸进第二缸痛饮的时候,廖作栋从身后将他拦腰抱住,十指紧扣,使了个铁桶箍。
“放开我,老夫赔你酒钱!”来人挣扎不得,连声哀求:“要金要银说个数。”
廖作栋愤然做声:“金银如粪土,道德走天下,盗亦有道。你却三番五次不肯收敛,为什么一定要打破我的稀饭碗?今夜必须说出个一二三来,不然我拉你见官,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年轻人,别冲动,听老夫慢慢道来。唉,说来惭愧,我乃南海三蛟老大,人称东沙大王,庙享供奉。只因秋风送爽,将一缕酒香飘入东沙群岛,岛内群仙闻风俱醉,满岛的玉液琼浆,醇味竟不及丹阳红之万一。老夫馋虫钩心,三天前趁夜色潜入琼崖海岸,溯源而上,经长江,转汉江,奔游丹江左岸,才在这丹阳镇上寻到酒香源头,一时按耐不住,偷喝了师傅的美酒。也怪老夫,只图自己逍遥快活,不曾想到踢了师傅饭碗,唐突冒犯之处,一定加倍补偿,还望师傅手下留情。”
廖作栋听说是个神仙老儿,心里自然酥了三分,又禁不住再三求饶,就松开双臂放了他。
观这东沙大王,淡淡的银色光晕笼罩周身,素白的锦袍绣满流动的花草鱼虫,须发皆白,红光满面,端的是鹤发童颜,仙风道骨。若不是嗜酒如命,想必不会做出这种鸡鸣狗盗的勾当。
东沙大王羞红满面,转身便拜:“师傅酒好人好,手艺和人品当属境界,如此高义,令老夫感到无地自容。老夫绝不是忘恩负义之辈,膝下尚有一女,名唤六儿,生的沉鱼落雁闭花羞月,年方一十六岁,正好待字闺中。今夜中秋,明月作证,就此将掌上明珠许配与你,明早五更,花轿抬来,和你拜堂成亲。如果成就了一段姻缘,方能了却我心中愧疚,望贤婿好好珍惜,老夫就此别过。”说完,身影无风自动,化作一缕青烟,从门缝里走了。

廖作栋摇摇脑袋,似信非信,伸手狠掐一下大腿,感觉生疼万分。他确定不是在做梦,怅然长笑一声,喊人开门回房睡了。
折腾半夜,廖作栋睡得很熟。刚交五鼓,酒坊外面人声鼎沸,“噼里啪啦”鞭炮声响,把他从沉睡中惊醒,刚起床,就听见掌柜的咚咚咚擂门:“廖师傅,真会玩惊喜啊,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新娘子娶到店里来。快换靴帽蓝衫,送亲的到了,等你拜堂成亲!”
廖作栋慌了手脚,心里暗自叫苦。掌柜的拿来自己平时舍不得穿的行头,给新郎官换上,边抻衣襟边埋怨:“啥时候定的亲,也不言个声,看这,临阵磨枪,急死个人。”
一顶花轿停在当院,送亲的抬轿的都不像本地人。他们穿着彩带飘逸的九黎服饰,男男女女围绕一起,载歌载舞吹吹打打。他们带来的乐器也和中原不同,牛角能吹出乐曲,椰壳能奏出旋律,竹筒也能飞出音符。悦耳动听的音乐早就惊动了半个丹阳古镇,老老少少全都围过来看热闹。
廖作栋被掌柜的推推搡搡走出来,送亲队伍立刻间欢呼雀跃,歌声、乐器打击声比原来更加嘹亮。丹阳红酒家张灯结彩,就在当院摆开一溜八仙桌,搬出密封多年的老酒,来客见者有份,每人美滋滋干了三大海碗。领头的送亲人朝新郎跪地一拜:“恭喜姑爷,贺喜姑爷,小的奉东沙大王之命,将俺家六公主送到贵府完婚。多谢姑爷赏酒,送人送到家,小的们该回南海交差了!”说完起身,挥手间,一干人马鱼贯而出,转眼就倏忽不见。
廖作栋走上前掀开轿帘,从里面搀出一个袅袅婷婷的新娘子。新人身穿五彩斑斓的鲜艳筒裙,头披华锦,发间横插翡翠玉簪;双耳垂环,金光闪闪;脖颈上戴着一件指头粗细的白银项圈,珍珠玛瑙点缀其间;胸前和腰间,珠光宝气,佩挂的银牌珠链叮当悦耳;手上手镯,纯金打造;脚踝银铃,白得耀眼。
切莫说人靠衣裳马靠鞍装,其实新娘子本身就是一个天生丽质的美人坯子,好一比月宫嫦娥下了凡尘:浅浅的红晕绽放双颊,弯弯的柳眉下星眸两颗;肌肤白皙滑嫩,仿佛吹弹即破;蛮腰纤细,楚楚动人,只让看客失魂落魄。
廖作栋凭空得一美婵娟,心里高兴,干活有劲儿。这六儿姑娘二八佳人,聪慧美丽,一心体贴丈夫,尽职操持家务。小两口恩恩爱爱,如胶似漆,小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甜美的生活总让人觉着过得飞快,转眼就到冬月底间。忽然有一天深夜,廖作栋在睡梦里被六儿的啜泣惊醒,望着娇妻红桃一样的婆娑泪眼,他慌了手脚,连声问询:“六儿六儿,为夫懵懂,不知做错了何事?”六儿哭了一声:“夫君无错,只怨造化弄人。我父王贪杯还债,只批准你我夫妻百天姻缘。今夜期满,接到南海飞鸽传书,命我立刻回岛复命。我也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但父命难为,令为妻肝肠寸断。”
廖作栋听了,禁不住热泪双流,拉着六儿柔弱无骨的小手,死死不肯放开。六儿哭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缘分尽时,强求不得,认了吧,我的夫君!这里有一面小铜镜,你留着,想我的时候,照一照,我的影像就在里面。如果有一天你想到南海看我,只消对镜说一声,骏马任骑,软轿有坐,吃喝消费要啥有啥。”
夫妻相拥而泣,不觉鸡叫头遍。六儿抹一把眼泪:“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得走啦!”廖作栋伸手去拉,扑了个空,一跤跌倒在床,哭湿了绣花鸳鸯。
俗话说,光棍好过,鳏夫难熬。六儿离去,廖作栋白天拼命干活,喝酒麻醉自己,而长夜漫漫,难以成眠,只有对镜观花,伤心落泪。就这样度日如年,熬过三个中秋。茫茫南海路,遥遥数千里,贤妻啊,你如今过得怎么样?是否也像为夫一样,面朝大海,相思难断?我想见你,我要去南海寻妻,找遍天涯海角,哪怕找你一百年!
廖作栋辞别丹阳红酒家,下汉口,渡鄱阳,踏上南海寻妻的路。走过湖北,又进湘潭,晓行夜宿,步履艰难。那天走得实在太累,歇脚之时,他掏出小镜又见到六儿的花容月貌,忽然记起她临行嘱托,便想一试宝镜真伪。他对着镜面说:“六儿六儿,有匹马骑多好啊。”话刚落音,就见前面跑过来一匹枣红骏马,金靠银蹬,鞍鞯俱备,停在他面前咴儿咴儿厮磨长鸣。他跨马坠蹬,向南疾行,不觉已是三日,马不停蹄,到了两广地界。几天来鞍马劳顿,廖作栋苦于颠簸,很是疲惫,他掏出宝镜,六儿在里面冲他微笑,他说:“六儿六儿,换乘软轿可否?”只见那马就地一滚,消弭无形。与此同时,前面十字路口,一顶绿呢官轿缓缓落地,四个轿夫头戴红巾,一字儿九黎对襟装束,齐声说道:“请问姑老爷要去哪里?”廖作栋说:“南海之滨,一路直走。”
走啊走,优哉游哉,也不知走了多久,夜深之时,廖作栋昏昏睡去。南海岸终于就在眼前,轿夫得不到主人指令,硬着头皮往前走,连人带轿直溜溜跳下海去。“噗通”一声,廖作栋跌落海里,他一梦惊醒,双手抓住轿辇随波逐流,轿辇像一根救命稻草,这时候有一条船该有多好!他腾出右手去摸宝镜,糟糕,宝镜已然跌落海底。“救命,救命,六儿快来救我!”廖作栋喊破嗓子,在波涛汹涌的风浪里一起一伏,不知漂浮了多少时辰,他浑身冰冷,已经开始绝望……

就在廖作栋感到求生无望的时候,命不该死有救星。黑沉沉的大海当中,远远望见一丝微亮的渔灯光线。廖作栋不管海浪是否会湮没他的声音,处于本能驱使,又开始新一轮声嘶力竭的大声呼救。
轿辇搁浅在一个海岛浅滩,一盏渔灯由远及近向海岸飘然而来,提灯的是一位慈祥的渔家老妈妈,她站在岛边,解开缠腿的布条,绑在手中的纺线陀螺上,奋力抛下水中,呼唤一声:“落水人接着!”廖作栋不敢怠慢,伸手拉紧布条。老妈妈顺势一扯,廖作栋爬上岸来,伏地叩拜,感谢救命之恩。老妈妈说:“免礼,跟我回家换身衣服吧。”
廖作栋跟随恩人,走过一片夜风飒飒的椰树林,来在几间翠竹掩映的茅舍当中,老妈妈拿出一身渔民装束让廖作栋换上,笑着说:“后生,又冷又饿吧,老身这就给你做饭。”廖作栋千恩万谢,问她:“老人家,您怎么一个人住在这荒岛上呢?”老妈妈慈祥一笑说道:“你这孩子,肉眼凡胎,不识本神真面目。老身久居黑龙岛,在此修行千年,人称南海女神,昵称叫我妈祖。本神俗家福建莆田人氏,因拯救海难葬身海底被封神,出道以来,专以护航护渔为己任,扶危济困,保佑南海一方平安。”廖作栋听罢肃然起敬,连声赞叹妈祖慈悲为怀的功德。
妈祖正要生火做饭,忽听外面海风呼啸,接着传来一阵“通通通”的脚步巨响。妈祖大惊失色说:“后生,你快躲起来,我家儿子自幼流落红毛国,和一群吃人生番混迹一起,后来封为南海雷神,人称霹雳大仙,他性情火爆,不敢沾酒,酒醉之后如同疯子,见了生人就一撕两半,生吞活剥。听这脚步震天响,今晚一定是醉酒归来。”
廖作栋吓得面如土色,浑身上下筛成一堆麦糠。妈祖赶紧掀起锅盖,让廖作栋暂时跳进锅里躲避。锅盖刚刚盖定,便从门外闯进一个虬髯大汉,身高丈二,豹头环眼,面如生铁,声若铜钟。他高声叫道:“娘,渴死了,添柴烧水给儿喝吧!”妈祖说:“我儿,真不省心,在谁家又喝成这个熊样?”雷神说:“东沙大王的六公主酿得一手好酒,那酒,闻着香,入喉柔,进肚爽,走路晃。南海三蛟隔三差五请我喝酒,谁让我们两家是割头换颈的世交呢?”
廖作栋听见他提到六公主,在锅里不觉浑身一颤。那大汉终究是耳聪目明的神仙之体,鼻子翕动两下,叫道:“娘,咱家有股生人气!”妈祖掩饰说:“哪有啊?娘刚刚杀了一条鱼,锅里炖着呢,那是鱼腥味。”雷神不信,一把掀开锅盖,簸箕般的大手轻轻一抓,把廖作栋攥在手心,炸雷般一声狞笑:“呵呵,人说老雷口福不浅,天上掉下小鲜肉,正好做碗醒酒汤!”
廖作栋挣扎不得,口里也说不出半句话。妈祖趋步上前,厉声喝道:“落水凡人,流浪到此,又不是十恶不赦的海盗,岂是你的盘中餐、口中肉?赶快给我放下,不要攥伤他的筋骨!”雷神也怕娘,极不情愿地松开了手。
廖作栋上前施礼,自我介绍:“小民河南丹阳人,来这南海寻找妻子,不幸落水遇难,承蒙妈祖搭救,恩同再造,没齿不忘。斗胆问一声大仙,您刚才提到的东沙六公主,可是名唤六儿的一个姑娘?她就是我要找的妻子,我一路奔波,找得她好苦哇。”
雷神听了,哈哈一笑:“都是中华人,不打不相识。这么说,你是老蛟的乘龙快婿。我与南海三蛟八拜结交,共同掌管这三千里南海疆域,你今夜到了我家,也就算找到了亲戚。走走走,我送你拜见老丈人。”
雷神背起廖作栋,吩咐他闭上眼睛别说话,然后告别妈祖,出海往东而去。廖作栋只听耳畔呼呼风响,不大一会儿,雷神按落云头,说声:“到了!”廖作栋睁眼看时,东方天已放亮,海天一片澄蓝。脚下一岛,树木花草郁郁葱葱,岛礁四周,海浪声声,惊涛拍岸,白云下面,海鸥点点,翩翩起落。岛上树木苍翠之处,一座亭台傲然独立,上面写着“长青亭”三个遒劲有力的鎏金大字,左右两边石柱上,一副对联引人入胜:“沙坡云树象万千,独颂南海不朽年”。此情此景,不禁让廖作栋流连忘返。

共 858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精彩的传奇小说。小说构思精巧,情节曲折动人,让人爱不释手,陶醉在情节里。小说用一个凡人的奇遇,勾勒了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也诠释了一种生活的感悟和理念,凡事不可强求。纵然太在乎,纵然太珍惜,有些东西是不可强留的。保持一颗平常的心,真真实实地做好自己,走好自己的路。推荐。【编辑:故事中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609270002】
1 楼 文友: 2016-09-2 15:19:41 写得不错,给人一种看《故事会》的感觉。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2 楼 文友: 2016-09-2 15:20:06 欢迎新朋友,期待更多佳作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9-2 18:25:56 老师好,请把第四节行中...... 龙椅上坐着三位老者,六双眼睛冷冷盯着来者 的 六双 ,改为 六只 。投稿仓促,造成笔误,不好意思了。
 楼 文友: 2016-09-2 18:18:16 感谢老师精彩按语。借问酒家何处有,学生敬上丹阳红!
4 楼 文友: 2016-09-25 21: 5:20 兄此文有声有色,特别是吃老鼠仔等内容,因为我这里是食鼠族,觉得很好玩。可读完有不足之意,觉得没有跳出通俗故事的圈子,少了些深刻的言外之意。
说错之处请谅解。 云烟深处懒读书
回复4 楼 文友: 2016-09-26 09: 7:50 感谢文友光临指导。正如老师所说,民间传奇,充斥我的故纸堆,但能挖掘出思想深度为当今所用的篇章,寥寥无几,我一直觉得古为今用是个难题。南海属于中国,故老口口相传,拙作正是一种佐证,让海牙仲裁见鬼去吧。
5 楼 文友: 2016-09-26 09: 8:41 读了,梦外兄有儒林外史的风韵了。赞。
回复5 楼 文友: 2016-09-26 09:40:40 谢兄惠顾!
6 楼 文友: 2016-09-27 11:41:21 酒家发的文,果然都有精品的实力,欣赏学习。
回复6 楼 文友: 2016-09-27 1 :12:55 文友好文采,你的作品让我受益匪浅。
7 楼 文友: 2016-10-01 05:51:09 今天是国庆,伟大祖国的生日。我在美好江山里行走,我要祝福我心中的老师国庆节快乐,因为读了老师一篇又一篇佳作,我还要继续把老师的佳作读下去。
8 楼 文友: 2016-10-25 2 :17:40 师兄来酒家了,不要喝醉了!生脉胶囊的作用与功效
小孩流鼻血怎么治
儿童中暑的症状
婴儿有眼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