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盾 第四百一十二章 假的佣兵(下)

2020-02-15 21:08:34 来源: 淮北信息港

月盾 第四百一十二章 假的佣兵(下)

在菲德回忆起父亲口述过的旧王国历史时,那位老人也说了与旧王国有关的事情,可以肯定的是,那面旗帜便是旧王国的旗帜,只不过现在还认得它的人并不多,大多是对历史有考究的人。

“德拉曼公国士兵,再加上王下骑士佣兵团和一些拥有旧王国旗帜的民兵,背后的答案呼之欲出。”芬里尔说出这番话时,菲德已经在脑里组织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王下骑士佣兵团与旧王国之间的故事。

王下骑士佣兵团是大陆上最神秘的佣兵团之一,他们的团长是传说中的黑翼王,一个长着一对肉翅的王族后裔。关于黑翼王的传闻其实并不多,毕竟这些传闻也是从王下骑士佣兵团成立以后,个别离开该佣兵团的佣兵说的。那些曾经身为骑士,后来投身到佣兵团的人提起过,他们曾有幸见到那位黑翼王,所以他们才心甘情愿地为这个佣兵团效力,而不是为一直露面处理大小事务的副团长马尔文效力。

传闻黑翼王的容貌五官和普通人无异,不过他的头上有犄角,背上有无法隐藏的肉翅,甚至有一些非人类的特征。他能够像鸟一样翱翔在天,也能拍打着翅膀缓缓升起。如果说他是人类,那也肯定是人类中的异类,毕竟能飞在天空中的人也就只有他一个。

也有人认为黑翼王是学习了诡秘魔法的魔法师,翅膀和犄角什么的不过是魔法的造物,他的肉体和普通人一样脆弱,只需一根弩箭便能轻松把他射杀。不过无论黑翼王真实的样子是怎么样的,都无法阻碍王下骑士佣兵团的强大。

王下骑士佣兵团在顶峰时曾经有两千人的规模,这些佣兵全都是骑士出身,再不济也是骑士家族或是准骑士。他们配备最精良的战马和铠甲,手握传统骑枪,绝对是所有步行兵种的噩梦。不过王下骑士佣兵团相对比较低调,他们除了会对部分佣兵团下手,基本上不会掺和到各国贵族领主之间的斗争中去。这也使得他们是佣兵公会,唯一一支没有具体势力范围的佣兵团,但他们的战马依然在大陆上自由驰骋,谁都不敢轻视他们。

“黑翼王是旧王国最后一任国王的兄长,一个长着翅膀的人,”一个年纪稍长的商人低声说到,“那就不奇怪为什么不是由哥哥来当国王了,因为谁也无法接受自己的国王长着一双鸟的翅膀。”

奥克塔维亚在看到那些佣兵靠近时再次抽出了短刀,“所以这是要做什么?是要复国?”

没错,如果王下骑士佣兵团的团长真的就是一位旧王国的王族,那复国是极有可能的事情。毕竟旧王国分裂的时间不过短短五十年,那位黑翼王可能还是足够长寿的,并且为旧王国留下了王族血脉。虽然旧王国时代的人大多死光了,不过也不排除有忠心于旧王国的臣民的子孙还记挂着复国的事情,记挂着把分裂成三个公国的旧王国重新统一成一个国家的人。

“旧王国的全称是什么?”

“苏尔伦王国,”那个年纪稍长的商人回答到,“又或者称之为苏伦王国,看你觉得哪个方便,反正现在也没有人在意它的名字叫什么,我们只会在使用日历时想起旧王国的国历。”

苏尔伦王国,菲德确实在书籍上看见过这个名字。一个消失的政权其实并不能在下一代人的心中留下烙印,哪怕多延存一代,那也只是占据多一点点时间罢了,终究会消散在历史长河中。这也是菲德心中的态度,假如一个国家已经覆灭,那复兴它不过是徒劳,毕竟它当初没能屹立不倒。

“菲德团长,佣兵公会那一方要上了。”克劳德背着一根没有枪头的枪杆,如果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肯定会以为他只是一个挑夫。

蓝焰佣兵团在战场下方,豚鼠佣兵团在战场上方,两支近战兵种为主的佣兵团开始以半包围的方式向那五千人不到的敌阵靠近。寡妇佣兵团的女佣兵们则拿出了弩机,开始瞄准着王下骑士佣兵团一方。王下骑士佣兵团那边也出现了变化,那些民兵和德拉曼公国的士兵都躲在了三百人不到的雇佣骑士后面,而雇佣骑士们则排成了薄薄的一排,就像在一张纸上放了一堆沙子。

“那数百佣兵要正面冲锋!?”芬里尔忍不住站出了一点,对兵法阵式颇有研究的他一眼便看穿了弱势一方的意图——王下骑士佣兵团打算让步兵留在后方抵挡从上下两侧包围过来的敌人,然后让最精锐的骑兵冲向没有多少近战能力的寡妇佣兵团。

菲德和帕特里克也在很短时间内看出了王下骑士佣兵团的企图,不过还没等所有旁观的人反应过来,那三百雇佣骑士便提起了骑枪,像一张捞鱼的薄,从战场正面向寡妇佣兵团扑了过去!

蓝焰佣兵团和豚鼠佣兵团可能没想到对方会以如此少量的部队发起主动攻击,他们立即选择了向那三百骑兵包围了过来,而王下骑士佣兵团后方的四千多步兵还在静观其变。

“纯粹是去送死,”奥克塔维亚看到蓝焰佣兵团的佣兵全都是使用长剑的剑士,那些没有佩戴盾牌,穿着轻便甲胄的持剑佣兵可是不会害怕骑兵的,“难道这些雇佣骑士是打算用自己的牺牲来换取时间,让后面那些人逃跑?!”

奥克塔维亚的疑问很快就得到答案,因为那些装备最弱的民兵正往西面撤退,而还留在战场上的一千多德拉曼公国士兵依旧没有移动。不过就算这样,蓝焰佣兵团和豚鼠佣兵团还是没有理会战场后方正在撤退的敌人,而是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到已经冲到寡妇佣兵团面前的三百骑兵身上。

两侧佣兵合围的样子就像用面粉把肉馅盖住,不过让菲德他们没想到的是,那些“肉馅”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突破了寡妇佣兵团的正面抵挡,冲杀出一条血路。

菲德依稀能看到那些雇佣骑士全都变成了单兵作战,他们每一个都被数十个佣兵追赶着,包围着,可是这些坐着重甲战马,肩披坚铠的雇佣骑士并没有丝毫慌张。他们利用战马的机动性还有骑枪那无与伦比的攻击范围,轻松地在移动中扫倒一大片敌人。弓弩此时已经失去作用,手持长剑和手持厚盾的步行佣兵就像是还没学会走路的婴儿般,那数百雇佣骑士则成为了婴儿身旁机灵的小狗。任凭那些步行佣兵如何拼命追逐,都追不上已经突破重围的雇佣骑士。

那些王下骑士佣兵团的佣兵明明可以借助机动性逃离战场,可是他们却在成功突围后继续绕诱着那一万多佣兵,想要把他们引到远处。在一旁观看的所有人都意识到他们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直到那些实力最弱的民兵全都逃离战场。

没有被攻击的一千多德拉曼公国士兵也突然冲向了战场中心,只不过他们就像扑到饿狼口中的绵羊一样不堪一击,很快便被豚鼠佣兵团的枪盾圆阵碾碎。比起那数百雇佣骑士,他们能贡献的力量实在是太过渺小了。

“这次是真的去送死了,”帕特里克在无人注意时摘下了面罩,让冬天的凉风吹过没有了鼻子的脸,“那些护着旧王国旗帜离开的民兵正是王下骑士佣兵团要保护的对象。”

奥克塔维亚:“那些逃兵称之为‘雇主’也不为过,只不过这些骑士和德拉曼公国士兵的性命都交出去了。”

“五十年后的旧王国还有着力量,可惜太过弱小,就连佣兵都无法战胜,”克劳德紧皱着眉头,他经常对弱者怀有怜悯之心,“还是说佣兵公会已经比我想象中强大得多?”

菲德已经能猜到,那些德拉曼公国士兵极有可能是某个心系旧王国的贵族的部下。那个身为德拉曼公国贵族的人或许也在战场里,或许正在接受德拉曼公国的审判,但无论如何,他都付出了他的一切,哪怕那是微不足道的力量。

一个个雇佣骑士倒在了无路可逃的包围中,一匹匹强壮的战马被乱枪乱剑捅死。那三百个甘心自愿成为诱饵的雇佣骑士在挣扎了许久后还是倒下了,一个不剩。菲德他们没看到有一个人逃跑,唯一逃跑的便是那些民兵。真正属于王下骑士佣兵团的佣兵可能仅有那三百个骑兵,但他们显然有着骑士的觉悟,有要必须守护的东西。

佣兵公会的佣兵们还在泄愤,他们不停地对着那些倒地的雇佣骑士,举起、刺下手中的兵器,直到把曾经共事的雇佣骑士们剁成肉酱,踩成血泥。就连那些战马也难以幸免,战马的惨叫嘶吼声传得最远,那两位老人家也只能按住耳朵,不去听那些最残酷的声音。

商会的人赶紧把其他人拉进小树林,他们生怕那些佣兵会在发泄完愤怒后注意到这边。不过菲德已经发现佣兵公会的几位团长正在整列队伍

,作为首领的他们不会轻易失去理智。

“王下骑士佣兵团的佣兵根本就不是佣兵,他们是假的佣兵,不过挂着佣兵团之名行事。”帕特里克叹息了一声后说到。

奥克塔维亚则说:“平民佣兵团的佣兵也是假的佣兵,这不过是时代的趋势,佣兵和佣兵团将会变成一个掩饰欺骗的工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