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奇帆如何防范四個方面的金融風險

2020-01-10 06:26:32 来源: 淮北信息港

黄奇帆:如何防范四个方面的金融风险

讲到回归金融的本源,我在四五年前作报告的时候曾经讲过,一是为有钱的人理财、为缺钱的人融资二是信用、杠杆、保险几个方面之间形成一个合理的度,没有信用就没有金融,没有杠杆也没有金融,有了信用就有了杠杆,但杠杆搞得太过、太大就一定有风险,所以金融要将这几个方面平衡好三是金融的本源就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离开实体经济,金融就是无源之水,“实业兴则金融兴、实业衰则金融亡”,这就是金融的本源

当前,全国各个方面,特别是“一行三会”,都围绕着中央、围绕着总书记在金融工作会议上提出的要求来做,金融的发展要围绕服务实体经济,特别要注意金融的风险,去杠杆、防风险,避免系统性的风险发生

今天我特别想讲的是四个方面的金融风险第一个方面是宏观杠杆,国民经济的整体杠杆过高,该怎么去杠杆第二个方面是我们的金融机构怎么在加强监管的过程中去杠杆第三个方面是我们的交易所、要素市场也要防风险、去杠杆第四个方面是创新的过程中怎么防风险

降低企业杠杆的关键在于发展股权融资

第一个方面是宏观杠杆

我们国家现在的宏观经济、国民经济的整体杠杆水平跟美国差不多,我此前跟美国财政部、IMF、美联储的领导去拜访了美国国会的金融委员会、预算委员会,进行过几次讨论,总的结论是,现在社会杠杆最高的是日本,中国跟美国差不多

我们国家****的杠杆比应该是GDP的46%,居民部门的杠杆比是44%,加在一起是90%我们企业的杠杆率有160%相比之下,美国企业的全国债务是GDP的70%,所以企业杠杆率这块我们特别高,美国的****债比我们要高得多,两边总量一样,但是结构不同

我们的企业债务高,一方面有我们企业产能过剩、库存过剩、僵尸企业比较多的原因,这样就会有一些坏账,就会有一些债务转不过来,这是微观上的原因宏观上看不能怪企业,从存量来看,全社会70%的融资是债务,只有20%多的融资是股权2016年企业对社会融资借的钱中90%是负债、10%是股权融资,按照这样一个结构,企业债务只会越搞越多

我们的企业缺少一个股本的市场化的补充机构美国的企业每年的融资70%是股权融资,不管是私募基金投资、公募市场,还是在资本市场发股票,这都是股权融资,全部的债权只占一年融资的30%,整个美国的存量是“七三”开,每年的增量差不多也是“七三”开

,这样美国企业资本的负债比我们低得多就很正常

如果我们能够把资本市场,把股权融资市场、多层次资本市场,把私募、公募体系都能搞好的话,工商企业、非银行企业机构的债务降下来,国民经济宏观杠杆就降下来了,****部门债务再增加几个点也没有关系,居民部门再加几个点也没关系,只要企业部门能下降60个点这60个点着重在哪儿呢我认为,去库存、去僵尸企业、企业增加利润、优化产业结构都很重要,这样可能能降6个点、10个点,但不会降几十个点所以要害是要补短板,优化结构,把资本市场,特别是股权融资市场,包括私募基金、公募市场都要发展好

为什么敢给阿里小贷牌照

第二方面是对金融机构不管是哪一类金融机构,最重要的要确定三个原则:

一是一切金融机构都必须持牌经营、必须是先证后照,金融机构的设立不存在先照后证、事中事后监管,就是事先准入门槛要高、要规范没有牌照,或者给了牌照,又去搞牌照功能之外的事,都属于非法经营所以我在重庆落实工商总局有关“先照后证”改革的时候,明确定了一个调:工商产业本身先照后证,但是有三类企业必须先证后照:第一个是金融;第二个是事关危险品的一定要先证后照;第三个公共服务领域,比如教育、卫生,也必须持证经营

二是有了照以后,业务范围必须在他的业务执照的正面清单里,必须严格按这个执行

三是负面清单工商登记、部门发照的时候,必须给每一种金融工具、金融牌照定出一个当下、当时、当刻、现阶段不准做的负面清单我在重庆的时候,有各种各样的金融工具,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租赁、担保公司、小贷公司、保理公司、消费金融公司、汽车金融公司,包括各种租赁公司等等,这些都是要国家有关部门、“一行三会”或“一行三会”在重庆的机构,或地方的金融办批的,批了以后又要给他们定负面清单,所谓事中事后监管就是负面清单监管,而这个负面清单在拿牌照的那一天就应该掌握

关于负面清单我举几个例子,比如小贷公司我们有几个不准,不准非法集资和吸收公众存款;不得发放超出有关部门上限利率的贷款,小贷在一个街区里做做就可以了,不用去几百公里、几千平方公里去做,做到后来都是吹牛、骗人;不准开办未经监管部门批准的任何业务;不准超范围、超比例投资等等这几条“不准”是7年前,就是银监会刚刚准许搞小贷的时候出台的,当时300家小贷公司不良贷款比例在2%出头,没有出现什么事情,而且现在互联金融中前十位的小贷公司,总部都注册在重庆,有负面清单就可以管好

再比如,我们对担保方式七八年以前就定了5个模式,不能够为产能过剩和国家调控的企业做担保,不能为资质很差不具备相应实体、有不良经营记录的房产公司担保,不能为非合规从事互联经营的企业做担保,不能为高利息贷款的人担保,为第三方关联人担保不得超出上线重庆也有担保类的公司,现在有差不多1500多亿元的担保金额,这些年累计的担保金额也有几亿元,不良率是全国比较低的

再比如私募基金,私募基金的资金来源有4个限制:不搞高息揽存,不搞乱集资,不搞形股实债,不搞信托融资等通道业务资金投向的限制包括不投二手房、不炒外汇、不炒股票、不放高利贷,因为其注册的就是工商实体经济有关行业,有的是农业基金、有的是工业基金,通过这样一些管理和限制,使得各个方面都比较安全阿里小贷刚刚搞起来的时候,我记得马云跟我说,他想注册一个小贷公司,但是批不出来,各个地方都没有批,我恰恰对P2P最反对,一概禁止,我在重庆没有批过一个P2P但是互联正常的贷款业务实际上既有互联基因、又有合理的小贷公司基因,做得好就是真正的普惠金融像马云提出的这种方案,资金来源不是乱集资来的,投向是上的产业链上的小企业,这是合理的当时阿里、京东、腾讯都在重庆搞小贷,搞得都风生水起,做得比较规范

监管要素市场要坚持负面清单

第三方面是要素市场我们现在各个地方都有小杂散的各种各样的要素市场,这种要素市场有点像上世纪80年代到处都有的交易中心一样,交易中心变成了要素市场,过多、过滥、高杠杆,各种非标化的产品标准化,风险极大交易所可以搞,一是“一行三会”等有关方面来批;二是批准以后是12个不准,严格管理不得乱设分支机构、乱设点;不得违规的发展各类会员代理商,需要和有关方面沟通;不得违规发展投资者,这种投资就包括乱集资、乱投资,严格管理各方面市场的交易体系等等

我不厌其烦地把文件上的东西抄一份来说,这些负面清单不是马后炮,交易所一成立的时候就应当宣誓这些东西,避免麻烦,重庆有十二三个交易所,每次七部委清查,基本上两三个月清理完放行,不是马后炮“凑上去”,而是一成立的时候就要交代,几个方面的规定都不能违反,违反了不管私营的、公营的一概要受处罚

所谓金融创新的六种工具

第四方面,我们各种非银行金融机构、影子银行机构搞资管业务的,包括我们金融机构搞各种金融创新的时候,经常要使用的创新的武器是什么其实就是6种工具,第一个就是高息揽存或者提供较高的利息、较高的回报,没有高息揽存,没有较高回报,金融机构之间互相拆借资金、各方面的融资都不会存在,包括P2P也是利用提供高息等手段

第二个就是刚性兑付没有刚性兑付,这么高的利息,人家怕你连本都还不了,也不一定给你钱,如果有高息再加比较刚性的兑付,资金就会源源不断地注入刚性兑付也可能通过协议,比如说如果有利润首先会分给投资者,利润多了我再有回报,即优先劣后这类的概念

第三个是资金池资金池的好处就是可以让长长短短、先先后后的钱、各种路数的钱,都流到这个池里,实际上就像一个庞氏骗局,后边的钱还前面的,就这么滚动这之后第四个工具就出来了,即资金错配,因为资金可能都是短期的,半年、一年、两年的理财资金,然后出口和投资可能都是3年、5年甚至10年,如果不失败这些投资就算都收回也有利润,但都是时间比较长的,这个资金流就错配了

再有就是通道这个通道是什么概念呢假如说横坐标上有18种金融牌照,银、证、保,信托、租赁、小贷等,这18种都是通道所谓金融创新,是把银、证、保等金融资金通过信托作为一个通道,转到了某个企业,就是这个企业得到的资金是这个金融机构的,但这个资金的来源可能是其他金融机构的,这种通道能够是多个叠加,最后这个资金的来源性质就变了

再有一个就是嵌套一般嵌也是合理的,也是智慧,但是如果把三五个嵌套在一起,底数都不清了,那就是会出现巨大的风险

当我们横坐标上有18种金融工具、金融牌照,纵坐标上有6种组合,就是高收益、刚性兑付,还有嵌套、通道、资金池、错配的时候,如果你组合成一个产品,信用比较好,杠杆基本合理,风险不大,又得到了应用,那么金融创新就干这个但是如果创造的产品底数不清、杠杆极高、风险极大,最后可能把大家都害了

从这个意义上讲,所谓的金融去杠杆,在衍生产品里边,在银行理财里边,在非银行影子银行的资管领域,银监会对三套利、四个不当等发了一个文件,这个政策符合负面清单的原则前不久又看到“一行三会”对资管业务搞了非常具体的负面清单,我也觉得非常好,我相信在“一行三会”的领导下、各个地方****的领导下,我们金融业监管、防风险、去杠杆一定能做得非常好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专家
蚌埠牛皮癣医院
骨关节炎病人的饮食
本文标签: